酒馆怪绮谈 酒馆事务所
#1
1L致敬仍在酒馆工作的所有员工。
该世界观的设定简介如下:
魔族或魔族人目前常用的是一个广义概念,属于剧情中一般路人对出身于魔界的所有种族的统称,并非单纯确切的指某个种族。
狭义上的就是单指某一个种族。大多数情况下,还请诸位以广义概念为主,否则就过于复杂。

在魔界,每一支贵族或氏族都拥有自己的独特能力,当这支贵族或氏族成为魔界社会中重要的一员时,他们也就成为了魔界之翼的一片“翼”。
“翼”所拥有的领土叫做“巢”,这片“翼”上的每一个成员都被称为这片“翼”的“羽毛”。
将魔界的奥秘玩弄于鼓掌之间,乃是“首脑”,“眼线”与“爪牙”至高无上的特权。
在魔界,每一种技术都受专利保护,所以直接拿来使用是非常危险的,更何况所有专利都由首脑亲自管理。
实用的工坊技术都会申请专利。除非购买过此项专利,否则严禁在其他工坊使用相关技术生产或销售制品,如果违反这一规定……你会先后收到3次警告。
一旦收到警告函,就必须在限期内向首脑支付侵犯专利所得的全部利润。
在如此巨大的魔界之中,为什么非得首脑不可?因为首脑负责所有专利的管理与审批。而魔王,正是“首脑”中台前的一员。
如果你没能在第3次警告到来之前付清款项……等待你的将是“爪牙”的冰冷制裁。
由于魔界的种族阵营势力过于庞杂,因此根据诞生的语言文化特征不同组成了不同的收尾人协会。
从烦琐的跑腿,勘察,到雇凶杀人。只要付得起钱,收尾人就会接下任何工作。
他们受托于“事务所”,“帮派”,甚至是“翼”。从微乎其微的琐事,到惨绝人寰的要事。他们,无所不能。
魔界共设有12个收尾人协会,它们各自负责不同领域的工作。
大大小小的案件和委托通常会先按领域进行分类,接着统一交予对应的协会,再有协会分发给各级事务所。
协会有时会向各级事务所下发委托公文,有时也会派出直属收尾人处理。协会下发的委托也分为不同等级。
其中,作为总会的协会全面管理着所有收尾人。他们有权对收尾人进行评级,批准事务所成立。

酒馆在魔界成立了一家事务所,隶属于使用汉字且保留着中华传统文化的六协会。
而以下所要介绍的,便是酒馆事务所的成员。

酒馆OP走起!

回复
#2
O-02-40 大鸟
一个月后我们得出了结论:那些所谓的怪物根本就不存在。
[图: BLYyR0.png]
故事
有传闻说,在深深的黑森林里有一只怪物...
为了保护森林里的动物免遭怪物侵害,大鸟把自己所有的羽毛卷成了一个灯芯。它又用那个灯芯制作出一盏永不熄灭的明灯。
它拿着永不熄灭的明灯漫步在森林中,警告那些可怕的怪物远离森林深处。
多亏了这只大鸟,怪物袭击的次数减少了很多。但大鸟仍为那些死在怪物口中的动物感到难过。
大鸟突然有了一个想法,“如果我先杀死这些动物,它们就不会被那些怪物杀死了呀。”
之后,可怕的传闻传遍了各处——森林里有一只可怕的怪物会一口咬掉你的头...
据说,那个怪物还会仔细盯着受害者,并看它是否是“引诱动物的怪物”...
目灯
[图: DiovDO.png]
每当有一只黑森林里的动物被它“拯救”时,它的身上就会多出一颗令人毛骨悚然的眼睛。
这把武器彰显着它的荣耀。
这件护甲上大小不一却又无比密集的眼睛更是能体现出它对自己所作所为的骄傲。
那些明亮而又炙热的眼睛总是同时注视着一处。
信息
HP 1600
“大鸟”当前所在的部门会发生大停电,所有走廊会变得更暗。
“大鸟”会在设施内游荡,并每隔一段时间晃动手中的灯笼,对大停电的部门内一个随机职员施加一个黄色的标记。如果被标记的员工离开停电的区域,则标记就会被移除。如果黄色标记存在一段时间而未被移除,则会变成橙色,如果仍存在一段时间而未被移除,则会变为红色,并在短暂时间后被标记的员工将会不受控制并走向“大鸟”。
任何一个文职人员,被标记的员工在走到“大鸟”面前时,会被“大鸟”以斩首的方法立刻杀死,不论其是否已被“大鸟”控制。
回复
#3
O-02-56 惩戒鸟
人们从很久以前就开始不停地犯下罪恶。“为什么他们要做这种事儿?即使他们知道那是充满罪恶的?”
[图: BLY8PI.png]
故事
“一只惩罚那些懦弱,充满罪恶,做出不敬之事的人的自信的小小鸟。一些人表示,小鸟扑腾着它的小翅膀的样子看上去相当可爱。”
“人们从很久以前就开始不停地犯下罪恶。“为什么他们要做这种事儿?即使他们知道那是充满罪恶的?”一只小小鸟好奇地想着。
“这一定是因为没有一个惩罚坏人的人,既然如此,那我就自己扮演这个角色,让那些肮脏而罪恶的事情永远不要发生!”从此以后,一只小鸟离开了它一生居住的森林,再也没有回去过。
小喙
[图: DiTwGR.png]
虽然这只鸟的身材娇小,可它有着很恐怖的嘴巴。
它不会宽恕那些阻碍自己前进的蠢货。
这把武器配套的子弹有着尖锐的弹头,就像是一颗颗小尖牙。它会给目标造成巨大的痛苦。
这件护甲非常光滑,它最初被制造出来时特别地小,只有小孩才能勉强穿上。
当它被鲜血浸透时,胸部的红块就会像活着一般开始蠕动。
信息
HP 200
惩戒鸟会飞向一个随机的员工并对其不断啄击。
如果一个非恐慌员工选择去攻击惩戒鸟并对其造成伤害,惩戒鸟会变得浑身通红,生命值上升至800并开始追击该员工,用从腹部撕裂出来的喙对其造成约1000点伤害。
回复
#4
O-02-62 审判鸟
它的天平能够绝对公正地衡量任何罪恶。
[图: BLY6zV.png]
故事
它就是那只在黑森林中拿着失衡的天平审判众生的鸟。
天平总是偏向一边,可它并不知情,因为它的眼睛被绷带遮住了。
又或许它再清楚不过,只是它一直在避免自己看到这件事。
很久很久以前,高鸟曾是一名公正的裁判长。它的天平能够绝对公正地衡量任何罪恶。
为了守护森林,高鸟制作了这杆能够衡量罪恶的天平。
曾经,高鸟的眼睛就像夜空中的明星一般闪烁,仿佛它能看透一切事物。但为了守护森林,它把自己的眼睛赠予了大鸟。现在,它的眼中只剩下无尽的空虚。
脆弱的绷带随风飘动,仿佛随时都有可能开裂。过去,它曾拥有一身光彩夺目的羽毛,但由于长期缺少阳光的照射,这些羽毛完全失去了昔日的光泽。
如今,它只剩下那杆失衡的天平了。即便如此,审判鸟的裁决也从未停止过,永远都不会...
正义裁决者
[图: DiT1x0.png]
这把武器象征着审判鸟的公平制裁,这也意味着它需要去权衡全部的罪恶。
当这把武器穿过敌人的身体时,它能一并抹去敌人身上所携的罪恶之痕。
只有最公正无私的人才能拿起这把武器。
不要试着移去缠在这把武器上的绷带,它掩盖着那些属于过去的,不应被人所了解的悲哀记忆。
这把武器也在寻求着,渴望着为所有人带来和平与公正,就如同审判鸟的初衷一样...
就像其他生物一样,它最初也满怀着希望。
但如今,对和平的渴望只能潜藏在幼稚的童话里。
只有最公正无私的人才能穿上这件护甲。
不要试着移去缠在这件护甲上的绷带,它掩盖着那些属于过去的,不应被人所了解的悲哀记忆。
信息
HP 800
“审判鸟”会在设施内随机地游荡。如果“审判鸟”所处的空间内有其他的员工或文职,则会举起天平,并在短暂时间后对当前空间内的所有员工和文职造成约25点伤害。
由于“审判鸟”的攻击而死亡的员工会被“审判鸟”的绞刑架吊起来。
回复
#5
O-02-63 天启鸟
待世界充满了罪孽,这只众生畏惧着的怪鸟就会降临...
[图: BLY9rF.png]
故事
<黑森林的传说>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片温暖又繁茂的森林里住着三只快乐的鸟儿。
鸟儿们没有名字,不过森林里的动物称呼它们为“大鸟”,“高鸟”和“小鸟”。
有很多很多的动物居住在这片森林中,可是它们从来都不会争吵,也不会打斗,大家一起自由自在地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鸟儿们希望森林能永远和谐安稳,也希望能有更多的动物来森林里玩儿。
在一个晴朗的午后,一位陌生人拜访了这片宁静的森林。他是一位旅行家,一位拓荒者,一位先知。可除此之外,他什么也不是。那位陌生人想进入森林,可鸟儿们觉得他很可疑,说什么都不肯放他进来。陌生人愤怒了,在离开前他向鸟儿们扔下一句话:
“很快,灾难就会降临这片森林。这里将被邪恶与罪孽所浸染,处处都会充满血腥可怖的争斗,直到一个恐怖的怪物吞噬掉一切!日月星辰再也不会照耀你们,森林永远不会恢复往日的和谐!”
听闻这个预言,鸟儿们陷入了深深的苦恼之中。如果真的像他所说的那样,森林里充满了争斗,还出现了恐怖的怪物,那该怎么办呀?
于是,鸟儿们决定成为森林的守望者。它们热爱着这片森林,它们想要守护森林里的动物,维持和平的日常。
长有许多眼睛的大鸟监视着森林寻找入侵者。大鸟的眼睛能看到很远很远的地方,甚至能看到我们看不见的东西。可有人说:“如果怪物在我们都睡着的晚上出现,那该怎么办呀?”大鸟听后很担心,于是它烧光了自己的羽毛,制成一盏永不熄灭的明灯。现在,森林里的动物们日夜都处在大鸟的监视之下。
为了维持森林的和平,高鸟审判着动物们的罪孽,它的天平能够绝对公正地衡量任何罪恶。可有人说:“如果天平不偏向任何一边,那该怎办呀?”高鸟听后很担心,于是它让天平只偏向一边,这样一来无论对谁的审判都能得出结果。
小鸟决定用它的喙来惩罚那些犯了错的动物们。可有人说:“你的喙太小了,没人会觉得疼的!”小鸟听后很担心,于是它撕开自己的喙,把它变成一张能吞噬任何动物的血盆大口。
恐怖的谣言开始在森林外流传,再也没有动物想去森林里玩儿了。
“不管是谁进入那片森林,都会落得悲惨的下场!”
“那儿没人是自由的,大鸟一直在监视着森林里的动物们!”
“高鸟的天平一点儿都不公正!”
“小鸟的惩罚太可怕了!”
鸟儿们生气了,我们明明这么努力地守护森林,为什么它们还要散播那样的谣言!
来森林玩儿的动物越来越少,大家宣泄着自己的不满,森林里处处都有争斗。鸟儿们更加努力地想让森林恢复和平...
“唉...这片树林太广阔了,只靠我们三个是守护不了的!”
“可是除了我们以外,就没人能守护森林了!”
“如果我们把力量结合在一起,说不定可以变得更加强大!”
当大鸟那可以看到数百里外的眼睛、高鸟那可以审判任何罪孽的能力、小鸟那可以吞噬所有动物的巨口结合在一起的那天,灾难降临了这片森林。看到那只鸟,动物们发出了惊骇的叫声,森林上下顿时陷入一片混乱之中。
在嘈杂的哭喊中,在惊恐的尖叫中,有人大声喊道:
“是那个怪物!黑暗的森林里有一个可怕的大怪物!”
怪物?在哪儿?三只鸟——现在成为了一只,四处张望着寻找那个怪物,可没有任何结果。这只鸟开始在森林中游荡,寻找怪物的踪迹。如果怪物出现在森林里的话,那会发生很可怕的灾难!
可那儿已经什么都没有了,没有动物,没有日月,也没有怪物。只有那只鸟,还有那片黑暗的森林...
自那时起,漆黑又寒冷的夜晚便永远持续着...
有传闻说,在那片无人居住的森林里,有一只可怕的怪物...
薄瞑
[图: DiD6hQ.png]
大鸟那永不闭合的眼睛、高鸟那能衡量一切罪恶的天平、小鸟那能吞噬一切的巨口,这三者守护着黑森林的和平。
而那些能够同时驾驭这三者的人也能带来和平。
为了击退黑森林里的可怕“怪物”,三只鸟齐心协力,合为一体。
它能避免很多无辜的人遇害,但在那之前,你必须做好万无一失的准备,去踏入那片黑暗而又绝望的森林。
破晓
[图: DFFVsO.png]
人们最终战胜了黄昏的黑暗,准备面对黎明的光辉。
而在那片昏暗的森林中,鸟儿的叽喳鸣唱依旧响彻着吗?
信息
HP 330000
“天启鸟”存在时,整个设施都会陷入大停电状态。每隔一段时间,随机工作间将会进入熔毁状态;同时将无法时停或时间加速,无法逃离。
“天启鸟”的攻击方式如下:
  • “天启鸟”会用爪子拍击或碾碎前方目标,造成范围43点伤害;
  • “天启鸟”也会展开翅膀进行蓄力,如果房间内有目标翅膀上的眼睛会发射激光对其造成最高26次14点伤害,没有则收回翅膀;
  • “天启鸟”会在蓄力后,将爪子弹射到身体后方并伸出巨口造成115点伤害;
  • “天启鸟”会旋转着头审判所有人的罪恶,读条结束后,对设施内所有单位造成最大HP的15%点伤害;
  • “天启鸟”会吟唱,在短暂时间后标记并控制随机三到五个员工前往天启鸟所在的房间。被控制员工进入“天启鸟”所在房间后会解除控制状态。
“天启鸟”本体HP极高,击败“天启鸟”的主要方法是击杀生成的“小喙”,“长臂”和“大眼”。
“大眼”的生命值为6400,在击杀“大眼”后,整个设施会从大停电状态中恢复,天启鸟不再会使用翅膀攻击或标记控制员工。
“小喙”的生命值为6400。在击杀“小喙”后,天启鸟不再会使用巨口攻击。
“长臂”的生命值为9900。在击杀“长臂”后,玩家将可以时停、加速时间,也可以逃离区域,天启鸟不再会使用天平审判所有单位。
融毁效果影响的数量会随着“小喙”,“长臂”和“大眼”的死亡减少。
回复
#6
T-01-75 微笑的尸山
那些阴森可怖的笑脸上弥漫着哀伤。
[图: BLYCb4.png]
故事
这个地方总是这样,今天也一如既往。是的,这里再次发生了大规模伤亡事故。原因依旧与往常一样——人族与魔族在弗贝洛平原发生了大规模交战...
幸运的是,弗贝洛平原在事态进一步恶化之前就被封锁了;但不幸的是,所有人都死在了同一个地方,尸体堆成了一座山。就像字面上那样...一座小山,根本没人愿意去清理。
一般情况下这种清理工作半天之内就会被处理好,但由于那次事故相当惨烈,所有人员都已精疲力尽,因此批准清理工作可以被暂时推迟。
暴露在常温下的尸体几个小时之内就会开始腐烂,而且那些尸体大多都已不成人形,所以它们要烂得要更快一些。
我猜你还不知道,东之国的大多数骑士都非常擅长清理尸体。因为每天都在做重复的工作,即使你不情愿也会在这方面成为专家。
一旦你有经验了,就算刚刚还和你有说有笑的同事突然惨死在你的面前,几分钟后有人来问你晚餐吃什么时,你能做到面不改色心不跳。不像那些新来的一听就会跑去吐个稀里哗啦。
总而言之,那座尸体堆成的小山本该被尽快清理掉的,但它却在那里残留了很久。大自然以它自己的方式让一切腐烂并溶解在了一起。
那座尸山就变成了这样。不可思议,不是吗?我还有其他的事要告诉你。在溶解的过程中,那些死尸的脸上都挂着微笑,它们成为了互相分享残肢的一个整体,成为了彼此的腿和嘴...
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们恢复了作为人类时的意识,它们的脑子里只有一样东西:肉,新鲜的血肉。
当某人的死讯传来之时,你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检查他的尸体有没有被正确地隔离,因为它会循着气味飞快地找过来。那些阴森可怖的笑脸上弥漫着哀伤。
在吃掉那些尸体的过程中,它的数量会变得越来越多。更糟的是,它似乎永远都不会感到满足。
我之所以会告诉你这些,是因为我觉得差不多是时候了。
事故一直都在发生,有时这些牺牲会换来一场短暂的哀悼,但大多数时候,这些死亡只会迎来短短的一句:“又死人了?”然后大家就会转过身继续麻木地工作,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讽刺的是,我们在隔离发生事故的部门这一方面做得确实不错,但你看,我是这里剩下的最后一个活人了。
那么,你有从这次事故中学到什么教训吗?你也许会问,我能从这种骇人的事故里学到什么教训?
呵,就和绝大多数童话故事的主旨一样——怠惰就是原罪。大概在三分钟后你就再也听不见我的声音了,到那时,记住我说的,然后马上给我滚到这里来,把你昔日的同事们全部收拾干净。
没错,很快我也会成为一具不会说话的尸体了。
我要引爆一颗大炸弹。时间不多了...血流得到处都是...那些笑脸靠过来了啊?在这鬼地方笑脸可不常见啊...
当你听到一声巨大的爆炸时,千万不要惊讶。就像我说的,它会在精确的三分钟后被引爆。这种当量的炸弹足够把我和它一起炸个稀巴烂。
笑靥
[图: DFCSZd.png]
锤子上有某个员工的苍白脸庞,以及...一张巨口。
当你挥动这把武器时,你就像一只扑向猎物的苍鹰。
吞噬尸体的欲望永不满足。
护甲上嵌入了一张熟悉的面孔...穿戴者会在瞬间感受到死亡之重。
死尸们能化解外界的伤害。
“我经常听到那些怪异的呻吟,但我只能选择忽视,因为我无能为力。”
信息
第一阶段HP 500
第二阶段HP 1000
第三阶段HP 2000
微笑的尸山攻击速度较快,会吞噬员工尸体,每吞噬3名员工尸体就会生出一个分身,并将生命值回满,最多拥有两个分身。
当尸山拥有一个分身时,血量将翻倍,并拥有咆哮的能力,而对附近所有员工造成27点伤害。
当尸山拥有两个分身时,血量将再次翻倍,同时拥有震地对周围员工造成19点伤害,或者喷吐液体对面前所有员工造成150点侵蚀伤害,但它不会进行吞噬尸体。
当分身被打死时,微笑的尸山会失去分身所带来的攻击方式并回到上一阶段。当分身全部被打死时,才可以对微笑的尸山本体造成伤害。
回复
#7
O-01-04 憎恶女王
以爱与正义之名,魔法少女❤——闪亮登场!!!
[图: BLY0aj.png]
故事
她有着一位少女的外表,她总是以和平与正义为名,时刻准备着与恶人战斗。
通常情况下,这个成员对员工十分礼貌友好,可以随意同她交谈。她一直坚信着自己是个拯救世界的大英雄,并引以为豪。
当变得“焦虑”或“多疑”时,她的性格与行为会在2-4天内发生剧变。此症状类似于“分离性障碍”。
她的善恶价值观过于绝对。据调查,当人们对她信仰中的“邪恶存在”抱有疑问时,她便会化身为“恶”来物理否定一切猜疑。
在“愤怒”的行为结束之后,她不会留有当时的记忆。所以也没必要刻意提醒她干了些什么。
员工代号M4032:那么,你今天感觉如何?
魔法少女:超棒~!这里很安静,也很和平。和平可重要了,这意味着再也没有坏蛋窜来窜去了,对吧?
员工代号M4032:你看起来心情不大好呢?
魔法少女:还好吧,世界依旧很和平...这里也是...(沉默)
(省略)
员工代号M4032:嘿,你还好吗?
魔法少女:为什么这里还是那么和平啊!我可是为了打败坏蛋而诞生的!这可恶的世界根本就不需要我的存在,是不是啊!喂,我有告诉过你我是一个魔法少女吗?我明明是被选中的救世主,为世界带来和平的人!可是今天,这里还是这么安静!实在是太安静了!...(不断自言自语着令人费解的话)
(持续表现出狂躁和强迫症的症状,她甚至没有注意到其他员工。)
魔法少女:世界划分为正义与邪恶两派,而我站在正义这边!如果我是个好人,这里就肯定有坏蛋存在!如果没有坏蛋,那我的存在还有什么意义!如果这样的话谁来拯救世界啊啊啊啊!!!
在这些症状出现之后,我们连续3天为她注射了大剂量的镇静剂。
<访谈记录S3-4921>
魔法少女:(抽泣声)
员工:这里是紧急反应部门,请表明你的身份。
魔法少女:我...是我干的...有人...死在了我身边...我的手上...沾着他们的血...我...是我毁了这一切...我辜负了那些善良的人们...可是我...可是我什么都不记得了...什么都...
员工:到底发生了什么?
魔法少女:我不知道...他们就这样不动了...到处都是...血...对不起...我真的很对不起...
(省略)
随后我们发现了三具员工的尸体,这些员工是被派来预防潜在事故的。再后来,魔法少女失去了对这整件事的记忆。
以爱与恨之名
[图: DiDytg.png]
这根闪闪发光的魔法棒散发着魔法少女的爱之能量。
坏蛋将会被神圣的光辉净化,然后重生。
他们将会被烈焰灼烧,失去醒来的意志。
想要守护每个人的情感很快就变成腐蚀心灵的痴迷。
当她试图做出补救时,一切都为时已晚。
这件魔法礼服漫溢着魔法少女的爱与正义。
穿上这件礼服,能够点燃你的正义精神与保护世界的欲望,
但随之而来的,却是充满憎恨的,比爱更加沉重的低语,它们无时无刻不在你耳边回响。
我们该怎么做?
我下定决心要用爱去对待世间万物,但是最终却只得到了一颗伤痕累累的,破碎的心。
信息
HP 1200
如果因san值归零而或自愿协助时进入歇斯底里的状态且没有在25秒内被及时治疗,“憎恶女王”就会进入黑化状态。
此时“憎恶女王”会立刻瞬移到设施内有员工存在的空间并对周围的员工造成26点伤害,此后便会缓慢移动一段距离。
在一段时间后,如果“憎恶女王”没有锁定仇恨目标,则会在蓄力3-5秒后对前方发射持续一道紫色的激光并穿过设施,对前方大范围内的所有成员工造成高频的每次6点伤害,并持续恢复憎恶女王的生命值,每次恢复8点。如果攻击范围内没有任何目标,则激光攻击会在短暂时间后立刻停止,反之,则“憎恶女王”会一直攻击,并且如果有员工在激光束的攻击范围内活动持续3秒以上,那么激光束会转为二阶激光,造成高频的每次8点伤害。二阶激光持续3秒后如果仍有目标,则转为三阶激光,造成高频的每次10点伤害。激光束在一小段时间后将停止,随后“憎恶女王”就会陷入虚弱状态。
当“憎恶女王”的激光攻击停止后,它会脱力并陷入虚弱,持续5-7秒的时间。这段时间内它无法攻击和移动,并会在脱力状态结束后立刻按照如上所述的规则瞬移到其他地方。有时,“憎恶女王”会瞬移数次才会停下并正常地移动。
每经过过10-15秒的冷却时间,或者每损失30%的HP,憎恶女王都将进行一次传送。
如果在其移动期间有人攻击了“憎恶女王”,那么“憎恶女王”发射激光的方向就会朝向这些攻击它的目标。
回复
#8
F-01-69 魔弹射手
这枚神奇的子弹,能命中你指定的任何目标。
[图: BLYV8x.png]
故事
一个恶魔最终想要的,就是“绝望”。
绝望会使人意志消沉,失去前进的决心。当一个人感受到没有什么能驱使他继续前进时,他的灵魂就已经死了,然后堕入了地狱——恶魔的领域。这就是人们常说的:“把你的灵魂出卖给恶魔。”所以,恶魔最喜欢窥伺那些深陷绝望之中的人们,而不是专注于诸如谋杀之类的简单行径。
某个猎人从恶魔那里获得一杆猎枪,但恶魔提出了一个狡猾的契约——这杆猎枪所射出的最后一颗子弹会刺穿他心爱之人的头。猎人听到这儿,便将他爱着的人们一一射杀。然后,他告诉那个恶魔:“这枚神奇的子弹真的能命中我所说的任何目标!”
子弹已经打空了,猎人开始在不同的世界中辗转旅行。他有时会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们,亦或是与邪恶作斗争。但这都是他一时冲动的结果,而绝非出自他的善意。有些人将他称作“正义的猎人”,而另一些人则称他为“血腥的射手”。
有一天,猎人发现那个恶魔不再徘徊在他的身边。他试着追寻原因,然后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的灵魂已经堕落到地狱了——也就是说,契约已经达成了,恶魔自然便离开了。
这位射手——同时也是一个恶魔,继续扣动着它的扳机,猎取他人的灵魂。正如那个恶魔所说,子弹会刺穿它爱着的人们。
永远...永远...
魔弹
[图: DFCxpV.png]
尽管无法完全提取其核心那股深奥的力量,
但利用那神奇力量所研制出来的武器仍然无比强大。
这把枪射出的子弹甚至能达到人们目不可及之处。
信息
HP 600
“魔弹射手”会在设施的随机地点召唤魔法阵并在那发射一个以极快速度不断移动的魔法子弹,并对途径的单位造成80伤害。
“魔弹射手”的沟通工作会被替换为请求工作。你可以通过花费mmp的10%(底价10点mp)来让“魔弹射手”在你的指定位置发射魔法子弹。但当你一共请求他6次,“魔弹射手”便会在随机地点发射魔法子弹。
回复
#9
O-01-73 绝望骑士
如今,这位饱经风霜的骑士只剩下空洞的自尊。
[图: BLYsGq.png]
故事
这是一个绝望的骑士,反复承受着信赖与背叛的枷锁。那不断滴落的黑色眼泪成为了她唯一的情感。
她曾是个有模有样的英雄,一位正义的守护者。她立下誓言成为一名光荣的骑士,永远守护国王,守护国家,守护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们。
一名骑士既要时刻拥护主的意愿,恪守骑士精神,又要英勇地追求正义与荣耀。但在经历了漫长的风波之后,她发现自己什么都没能遵守,而这个事实同样改变了很多人。
当那个坚信着自己一直在为正义而战的人,意识到世间不再有邪恶留存时,其自身便开始化为邪恶。
而那个希望世界永远安宁幸福的人,现在却变得堕落,任由她的贪婪吞噬一切。
就和她们一样,许多拥有纯洁之心的人逐渐发掘出最为黑暗的一面。慢慢地,所有的良善都消失不见了...
谁说骑士永不哭泣?难道你们只看到过悲伤的哭泣,却从未见识过从无底的绝望中流出的泪水!?
悲恸的溪流无穷无尽地流淌着,逐渐将她的眼窝冲刷成空洞。如此漫长的时光足以把黑色的钻石磨成灰烬。
然而骑士的誓言似乎仍存于她的心中,即便遭到囚禁,她也依然狂热地想要守护他人。
如今,这位饱经风霜的骑士只剩下空洞的自尊。
当人们看到这位无法抛弃过去的骑士时,心中都充满了怜悯与惋惜。
当正义再一次抛弃你的时候,失去存在意义的剑刃会迷茫地徘徊。或许是出于再度失败的耻辱,亦或是出于对这个悲惨世界的愤怒,它们终将背叛她没能守护的人。
那位希望通过拯救他人来救赎自己的骑士,现在被称作“绝望骑士”,早已被那些她曾守护过的人们忘却了,就和她们一样...
盈泪之剑
[图: DFC9II.png]
这是一把适合快速突进的西洋剑。
即使不是擅长剑术的人也能用这把武器轻易地刺穿敌人。
和骑士精神一样,战斗中也不允许怜悯与不正当的手段。
泪如灰落,绣如星宿。
穿戴这件护甲的人会感到莫名的悲伤,即使无事发生眼泪也依旧会涌出。
也许找到一位能够分担痛苦的人能减轻你的悲伤。
信息
HP 800
当获得“绝望骑士”的祝福的员工死亡/陷入恐慌,绝望骑士就会主动攻击遭遇的职员并用身边漂浮的西洋剑飞向目标造成50伤害。一段时间后,她会传送至具有员工的房间里并重复上述动作。
回复
#10
T-01-68 亡蝶葬仪(黑人抬棺)
人死后会去向何方?
[图: BLYQVH.png]
故事
人死后会去向何方?
那么多加入这片翼人都到哪里去了?
————他们一定是回到了家中,那有着亲人与温暖等候着的避风港。
但是大家心里都清楚,除非是被“辞退”,否则我们永远都不能离开。
————那他们一定是被“辞退”了,带着自己挣得的一切,满怀希望地回到家中。
在这片翼里,“辞退”并不像字面上描述地那样简单。我们都是羽翼上的羽毛,一根羽毛不会因为自己的意志而从羽翼上脱落。
————那么,那些被“辞退”的员工会到哪里去?
从踏入这片翼的那一刻开始,他们的一切就已经和它牢牢绑在了一起。就算是被“辞退”,也永远不能踏出半步。
————很久很久以前,人们相信他们死后会变成有着小小翅膀的美妙存在,那可真是一派胡言。
如果我们有翅膀的话,真的能离开这里吗?等我们被“辞退”以后,就能得到翅膀吗?
身负重担的悼念者来到此地救赎众生。
可是现在它如同其他人一样受困于此,怀着空洞的信仰锐挫望绝地徘徊着。
它为那些无处可去的人们送着棺材,尽管这口棺材对于安放那些无辜的替罪羔羊们来说远远不够。
棺材里的蝴蝶毫无意义地拍打着翅膀,它们正等待着永眠。
蝴蝶本该给花朵授粉,可是这里连一朵像样的鲜花也没有。
它们别无选择,只能等待。毕竟,一个世界注定会迎来终末。
圣宣
[图: DiTrM6.png]
这两把枪令人感到严肃。
死者之哀,死亡之惧,烙印其上。
丧服的黑色是为那些哀悼死者的人准备的。
葬礼上需要的是严肃,不需要那些色彩斑斓的配饰。
用蝴蝶为那些长眠于不毛之地的人们献上哀悼吧。
信息
HP 400
亡蝶葬仪会在设施内游荡,当同房间内有员工时会指定其释放单体攻击或aoe攻击。
当释放单体攻击时,亡蝶葬仪会将手展现出手枪的形状并对一个员工发射蝴蝶造成伤害。
当释放aoe攻击时,亡蝶葬仪会将棺材放在地上,几秒后随着棺材打开蝴蝶便冲向前方并造成持续的少量伤害,在蝴蝶内的员工会稍微受到减速。
当员工的生命值因亡蝶葬仪而归零时,该员工尸体上会被蝴蝶覆盖。
亡蝶葬仪被打死时,身体会慢慢转到水平方向然后漂浮移进棺材。
回复


论坛跳转:


正在浏览该主题的用户: 1 个游客